大乘宝积部·第0020部
大宝积经一百二十卷(第四十一卷~第五十卷)
唐三藏法师菩提流志奉诏译
· 经名 · 卷数 · 跋序
· 品名 · 品数 · 译作者
字体:

  尔时,佛告舍利子:“菩萨摩诃萨,安住如是清净信已,佛薄伽梵知是菩萨摩诃萨,为菩萨藏法门之器;知是诸佛正法器已,躬往其所,开发显示菩萨之道。舍利子,汝今当知,如是法门差别之相,所谓菩萨摩诃萨安住净信,佛薄伽梵知是菩萨为菩萨藏法门之器;知是诸佛正法器已,躬往其所,开菩萨道。
  “舍利子,如彼往昔超越无数广大无量不可思议阿僧企耶劫,尔时有佛出现于世,名为大蕴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,住自作证,具足神通,为诸世间天、人、魔、梵、沙门、婆罗门、阿素洛等无量大众,宣说妙法开示演畅,初中后善,文义巧妙,纯满清白,随顺梵行。舍利子,尔时大蕴如来应正等觉,有七十二那庾多声闻弟子,共会说法,皆是大阿罗汉,诸漏已尽,无复烦恼,乃至心得自在,到于第一究竟彼岸。
  “舍利子,是时有王,名最胜寿;如法治世,号持政王;所治大城,名最胜幢,广博严丽,安隐丰乐,甚可爱乐,人物充满,喧哗炽盛。舍利子,时胜寿王有子,名精进行,年居童幼,形貌端严,成就第一圆满净色,为诸众生之所乐见,已曾供养承事拘胝那庾多百千诸佛,亲觐奉敬,植诸善本。
  “舍利子,尔时精进行童子,与诸内宫出游园观。时,大蕴如来应正等觉,知是童子为菩萨藏法门之器,又是诸佛正法之器,便往彼园精进行所。既到彼已,上住空中,为是童子开菩萨道,又复赞说三世诸佛:‘童子当知,云何名为菩萨道耶?所谓菩萨摩诃萨,于诸有情,精勤修习四无量心。何等为四?所谓大慈波罗蜜、大悲波罗蜜、大喜波罗蜜、大舍波罗蜜。又勤精进,于诸摄法随顺修学。童子,若有菩萨如是修行,是名开菩萨道。
  “‘复次,童子,云何菩萨摩诃萨,于诸众生精勤修学,大慈无量波罗蜜?所谓菩萨摩诃萨行菩萨道,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,尽众生界慈心遍满。以何等量为众生界?所谓尽虚空界是众生量。童子当知,如虚空界无所不遍;如是菩萨摩诃萨大慈无量,亦复如是,无有众生含识种类而不充遍。童子当知,如众生界无有限量;如是菩萨摩诃萨所修之慈亦无限量,空无边故众生无边,众生无边故慈亦无边。童子当知,众生界多,非大地界,又非水界、火界、风界。吾今为汝广说譬喻,令汝了知诸众生界无限量义。童子当知,假使十方各如殑伽河沙等世界数量,一切同时合成大海,满其中水;复有如上殑伽河沙等众生,同共集会,析一毛端为百五十分,共以一分沾取海中第一滴水;复有余殑伽河沙等众生,如前同会,取一分毛沾取海中第二滴水;复有余殑伽河沙等众生,如前同会,取一分毛沾取海中第三滴水。童子当知,假使以是毛滴方便,尚可沾尽此大海水,而众生性边量无尽!是故当知众生之性无量无边不可思议,而菩萨慈悉皆遍满。童子,于汝意云何?如是无量无边修慈善根,颇有能得其边际不?’精进行童子白佛言:‘不也,世尊。’
  “佛言:‘如是,如是。童子,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,修慈善根遍众生界为无限量。复次,童子,我今更说大慈之相。童子当知,此慈无量能护自身;此慈如是发起他利;于无诤论慈最第一;慈能除断忿恚根栽;慈能永灭一切过失;慈能远离诸有爱缠;此慈如是,但见众生清净胜德,而不见彼有诸愆犯;慈能超越热恼所侵;慈能生长身语心乐;慈力如是,不为一切他所恼害;慈性安隐离诸怖畏;慈善根力随顺圣道;慈能令彼多瞋暴恶不忍众生发清净信;慈能济拔诸众生聚;以慈力故,于彼刀杖性无执持;慈能将导一切众生趣于解脱;是慈能灭诸恶瞋恚;是慈远离诈现威仪、谀谄矫饰、逼切求索,而能增长利养、恭敬、名誉等事;以慈力故,梵释天王之所礼敬;以慈严身所有威德,行慈之人为聪慧者所共称赞;慈能防护一切愚夫;是慈力故,超过欲界,顺梵天道,开解脱路;慈为大乘,最居前导;慈能摄御一切诸乘;慈能积集无染福聚;慈善之力一切有依,诸福业事所不能及;慈能庄严三十二相,及随显相;慈能离彼鄙贱下劣不具诸根;慈为坦路善道、涅槃归趣之所;是慈能远一切恶道及诸八难;是慈力故喜乐法乐,不贪一切富贵王位受用乐具;是慈力故,于诸众生等心行施;是慈能离种种妄想;慈为门路,一切尸罗学之所由;慈能救济诸犯禁者;是慈能现忍辱之力;慈能远离一切憍慢矜伐自大;慈能发起无动精进;慈能令修正方便行速疾究竟;慈能为诸静虑、解脱及三摩地、三摩钵底之所根本;慈能令心出离烦恼诸有炽然;慈为一切智慧生因;由慈无量能闻持故,自他诸品皆悉决定;慈能除遣顺魔烦恼;是慈力故同住安乐;慈能令人起住坐卧密护威仪;慈能损减诸掉性欲;是慈犹如妙香涂身;是慈能涂惭愧衣服;是慈能遣一切诸难烦恼恶趣;慈能济拔一切众生;大慈无量捐舍自乐,能与一切众生安隐快乐。如是无量不可思议大慈之相,吾今略说。童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大慈无量波罗蜜。菩萨摩诃萨,由成就是大慈无量故,观诸众生常怀慈善,勤求正法无有疲倦。童子当知,诸声闻慈,唯能自救;诸菩萨慈,毕竟度脱一切众生。童子当知,众生缘慈,初发大心菩萨所得;法缘之慈,趣向圣行菩萨所得;无缘之慈,证无生忍菩萨所得。童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大慈无量波罗蜜。若菩萨摩诃萨,安住大慈波罗蜜故,则于一切众生慈心遍满。
  “‘复次,精进行童子,云何名为菩萨摩诃萨大悲无量波罗蜜?童子当知,菩萨摩诃萨,为欲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,应以大悲而为导首。如人命根,出息入息而为上首;如是,童子,证得大乘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,必以大悲而为导首。童子,如转轮王所有众宝,要以金轮而为前导;如是,童子,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,所有一切诸佛正法,皆以大悲而为导首。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,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,度诸众生行于大悲,毕竟不舍一切众生。童子,云何菩萨摩诃萨于众生所发起大悲?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诸众生虚伪身见之所缠缚,为诸恶见之所藏隐。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已,于诸众生发起大悲:“我当为彼说微妙法,令其永断虚伪身见、种种缠缚诸恶见等。”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诸众生安住不实虚伪颠倒,于无常中妄起常想,于诸苦中妄起乐想,于无我中妄起我想,于不净中妄起净想。童子,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已,于诸众生发起大悲:“我当为彼说微妙法,令其永断虚妄不实诸颠倒故。”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诸众生愚痴颠倒,耽嗜爱欲,于母姊妹尚生陵逼,况复于彼余众生等!菩萨摩诃萨观是事已,作如是念:“苦哉世间!乃能容止非圣之聚,恶业无愧充满其中。”复作是念:“咄哉!苦哉!如是众生曾处母胎,卧息停止,生由产门,如何无耻共行斯事!如是众生深为大失,极可怜愍,种种过患极可诃责。何以故?为贪瞋痴之所害故,又为无智所加害故。舍离正法,安住非法,修行恶法,堕在地狱、畜生、焰魔鬼趣。如是众生恶业引故,所往之处行于非道。”童子,譬如野干于彼冢间,为诸群狗之所搏逐,逃迸走避临大峻崖,穷途所逼夜中嗥叫;如是,童子,彼诸众生亦复如是同于野干。复次,童子,譬如生盲,群狗逼逐临大坑涧;如是,童子,彼诸众生亦复如是同于生盲。复次,童子,譬如圂猪,行处粪秽兼又食啖,初无厌恶;如是,童子,彼诸众生亦复如是同于圂猪。如是众生极可怜愍,淫恼所逼,于亲非亲,为诸烦恼之所加害,行魔徒党魔罥所缚,缠裹惑网,陷没欲泥。童子,菩萨摩诃萨观是事已,于彼众生发起大悲:“我当为彼宣说妙法,令其永断诸欲烦恼故。”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诸众生五盖所覆,欲箭所中,贪著六处,眼见色已,执著像貌不能舍离;如是耳所闻声、鼻所嗅香、舌所尝味、身所觉触,执著形相皆不能舍。是诸众生多于瞋恚互相怨仇,若得义利称我善友,得非义利便相加害。是诸众生多于惛沉及以眠睡,羸劣愚钝,为无智膜之所覆障。是诸众生不善掉悔之所缠缚,常为种种诸恶烦恼染污其心。是诸众生疑网缠裹,于甚深法不能决定。童子,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已,于诸众生发起大悲:“我当为彼说微妙法,令其永断诸荫盖故。”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诸众生为慢所害、过慢所害、我慢所害、增上慢所害、邪慢所害,于诸下劣计我为胜,于彼等者计我最胜。或有众生计色为我,或复乃至计识为我。于所未证计我已证,由恃此故,应可问讯而不问讯,应可礼拜而不礼拜,于诸长宿心无敬顺,于尊重师不加祇仰,于聪睿者而不请问:“何等为善?何等不善?何等应修?何等不修?何等应作?何等不作?何等有罪?何等无罪?何等为道?何等为三摩地?何等为解脱?”如是等法曾未明了,但自计我为胜为尊。童子,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已,于诸众生发起大悲:“我当为彼说微妙法,令其永断一切憍慢种故。”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诸众生爱缚所缚,为爱僮仆、妻妾、男女所共缠裹,为无义利之所围绕,为诸衰祸之所系缚,生死关键之所遮碍,不能出离地狱、傍生、焰魔鬼道,为彼有缚之所拘检,而不能得纵任自在。童子,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已,于诸众生发起大悲:“我当为彼说微妙法,令其获得纵任自在随欲而行趣涅槃故。”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诸众生远离善友,为恶知识之所缠执。由彼昵近诸恶友故,耽著一切不善之业,所谓杀生、偷盗、邪行、妄语、离间、粗犷、绮语、贪恚邪见,诸如是等无量恶业炽然建立。童子,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已,于诸众生发起大悲:“我当为彼说微妙法,令其为诸善友所摄,舍弃十种不善业道,令具受持十善业故。”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诸众生为诸愚痴之所覆蔽,无明暗暯之所翳障,颠倒执著,于其自体有情命者、生者、人者,少年丈夫及数取者、作者、受者,我及我所,如是诸见无边无量坚执不舍。童子,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已,于诸众生发起大悲:“我当为彼说微妙法,令圣慧眼得清净故,又令永断一切见故。”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诸众生乐著生死流转不息,五蕴魁脍常恒寻逐,三界囹圄曾无远离,桎梏枷锁不思开释。菩萨摩诃萨观见是已,于诸众生发起大悲:“我当为彼说微妙法,令彼解脱五蕴魁脍。又令越度生死旷野,及以出离三界牢狱诸系缚故。”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诸含识从不善生,如鞠如轮转圆不定。由此业故,从此世间至彼世间,又从彼世间至此世间,迅速流转驰向五趣,背涅槃道。童子,菩萨摩诃萨观是事已,于诸众生发起大悲:“我应为彼说微妙法,当为开辟涅槃宫门,令其趣入。”如是,童子,菩萨摩诃萨行大悲时,观众生性发起十种大悲无量。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,复有十种大悲转相,所谓如是大悲,由于不谄而得生起,譬如虚空永出离故;如是大悲,由于不诳而得生起,从增上意而出离故;如是大悲,非由诈妄而得发起,从如实道质直其心而出离故;如是大悲,由于不曲而得生起,极善安住无曲之心而出离故;如是大悲,由彼无有憍高怯下而得生起,一切有情高慢退屈善出离故;如是大悲,由护彼故而得生起,从自心净而出离故;如是大悲,由坚固慧而得生起,永离一切动不动心,妙住其心善出离故;如是大悲,由舍自乐而得生起,授与他乐善出离故;如是大悲,为欲荷负诸众生故而得生起,坚固精进善出离故。
  “‘复次,童子,菩萨摩诃萨大悲无量,复有如是十种转相,所谓一切大乘出离,皆因大悲而得出离,以是因故说名大悲;如是大悲,建立一切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静虑、智慧,由是因故说名大悲;如是大悲,建立念处、正断、神足;如是大悲,建立根、力、觉支、随念共法觉支及与道支,欢喜本业,诸定次第,十善业道,乃至诸相皆如是说,以是因故说名大悲;如是大悲,建立如来自然智慧,以是因故名为大悲。童子当知,如是大悲,作自所作,善作所作,不变异作,为诸众生作所应作。如是大悲,一切众生如意圆满。童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大悲无量波罗蜜。由成就是大悲波罗蜜故,菩萨摩诃萨,观诸众生处如是位,复于彼所重兴悲愍。
  “‘复次,精进行童子,云何名为菩萨摩诃萨大喜无量波罗蜜?童子当知,菩萨摩诃萨为众生故,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,修行大喜,如是喜者有无量相。童子当知,菩萨喜者名诸善法,忆念欢悦,清净妙喜。何以故?于诸善法无下戚性、无退屈性、无疲倦性故。是喜名为远离一切乐世间性。何以故?安住一切乐法乐性故。是喜能令内以欢悦身力勇锐。何以故?慧觉怡畅心意踊跃故。是喜乐于如来之身。何以故?乐求相好好庄严故。是喜闻法无有厌倦。何以故?欣乐依法能正行故。由斯喜故于法欣勇,于诸众生心无损害;喜乐菩提,于广大法悉能信解,发起远离少分乘心。是喜名为制伏悭喜。何以故?于诸求者行必施故。由斯喜故,于诸犯戒爱心摄受,于诸持戒心常清净,又复能令自尸罗净。是喜名为超过一切恶道怖畏安隐之喜,是喜名为忍受他人诸恶言词鄙语路喜,是喜名为无返报喜。何以故?若遇挑眼、截手、刖足、斩支节时,心堪忍受。是喜名为敬尊重喜。何以故?于诸长宿具修威仪,曲躬恭敬,跪拜尊严故。是喜名为恒舒颜喜。何以故?心志和泰,远离嚬蹙,先言问讯故。是喜名为远离一切诈现威仪、谀谄矫诳、逼求之喜。何以故?是喜趣向坚实正法之道路故。由此喜故,于诸菩萨起深爱乐犹如大师,于正法所起爱乐心如自己身,于如来所起爱乐心如自己命,于尊重师起爱乐心犹如父母,于诸众生起爱乐心视如一子,于阿遮利耶受教师所起爱乐心敬如眼目,于诸正行起爱乐心犹如身首,于波罗蜜起爱乐心犹如手足,于说法师起爱乐心如众重宝,所求正法起爱乐心犹如良药,于能举罪及忆念者起爱乐心犹如良医。如是,童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大喜无量波罗蜜。诸菩萨摩诃萨,住是大喜波罗蜜故,行菩萨行,常怀欢喜,勤求正法无有厌倦。
  “‘复次,精进行童子,云何名为菩萨摩诃萨大舍无量波罗蜜?童子当知,菩萨摩诃萨为众生故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,当行大舍。当知是舍,有于三种。何等为三?谓舍烦恼舍,护自他舍,时非时舍。
  “‘何等名为舍烦恼舍?童子当知,菩萨摩诃萨,于敬事所其心不高,于不敬事心无卑下;若受利养心不憍高,不得利养心无纡郁;于彼持戒及犯戒所起平等觉;得胜名誉心不希乐,被诸毁谤情无忧戚;若致讥诃志无贬退,于称赞所善住法性;于诸苦事有择慧力,于诸乐事有无常苦观解之力;弃舍爱欲,断诸瞋恚,于怨亲所其心平等;于善作、恶作其心无二;于有爱、不爱情无所观;于善闻、恶闻不生执著;于善说、恶说心无爱恚;于诸欲味及过患所平等称量;于我自身及他众生,起于平等信欲之意;于身命所情无顾恋;于下中上诸众生所起平等照;于隐显法起平等性,于谛非谛自体清净。如是,童子,菩萨摩诃萨,若能自然起胜对治,是名菩萨摩诃萨舍烦恼舍。
  “‘复次,童子,何等名为护自他舍?童子当知,菩萨摩诃萨,若被他人节节支解割皮肉时,常自观心住于大舍。虽复支解割其身肉,然其内心唯住于舍,无所希望;及以追求纵于身语起诸变异俱能堪忍,是则名为护自他舍。尔时,菩萨又观二种心无损害。何等为二?所谓不由眼相及以色相,乃至不由意相及以法相,心生损害而住于舍。何以故?无损无害,是乃名为护自他舍。复次,何等名为护自他舍?被他所损不加报故,于自于他俱能忍受,是名为舍;于诸有恩及无恩所平等方便,是名为舍。是舍名为无诤极舍,灭自心舍,观自体舍,不害他舍。于诸定事,菩萨能舍。然佛世尊非所听许,诸菩萨等唯修于舍。何以故?菩萨摩诃萨,尚应修习诸行作用,日夜常念发起精进求诸善法,于时非时乃应修舍。
  “‘复次,童子,何等名为时非时舍?童子当知,菩萨摩诃萨具大智慧,善能修习时与非时,谓非法器诸众生所,应起于舍;不恭敬所,应起于舍;于无利益讥毁苦恼,应起于舍;于声闻乘趣正决定,应起于舍;于修施时应舍修戒,于修戒时应舍修施,于修忍时应舍牵引施、戒、精进,修精进时应舍修戒,修静虑时应舍施度,修习慧时应舍缘发五波罗蜜多。童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时非时舍。何以故?由所不应作法无造作性故,是故菩萨深知非益而行于舍。若有菩萨摩诃萨,安住大舍波罗蜜行菩萨行,则于一切恶不善法能兴大舍。
  “‘童子,如是等相,是名菩萨摩诃萨大慈、大悲、大喜、大舍。若诸菩萨摩诃萨,安住如是四无量波罗蜜者,当知是则为菩萨藏法门之器,又是诸佛正法之器。’
  “如是,舍利子,此薄伽梵大蕴如来,为精进行童子,广开示此四无量已,复为开解六波罗蜜多及诸摄法,令是童子随顺修学。舍利子,是精进行童子,精勤修习如所闻法,广如后说。”

  尔时,佛告舍利子:“云何菩萨摩诃萨,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,精勤修习诸波罗蜜多行菩萨行?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行菩萨行者,即于如是六波罗蜜多精勤修学,是则名为行菩萨行。舍利子,何等名为六波罗蜜多?舍利子,所谓柁那波罗蜜多、尸罗波罗蜜多、羼底波罗蜜多、毗利耶波罗蜜多、静虑波罗蜜多、般若波罗蜜多。舍利子,如是名为六波罗蜜多。菩萨摩诃萨,依如是六波罗蜜多故行菩萨道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云何名为菩萨摩诃萨依柁那波罗蜜多行菩萨行?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度众生故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为诸众生而作施主。若沙门、婆罗门等,有来求者悉皆施与,须食与食,须饮与饮,珍异肴膳无不尽施。如是或求车乘、衣服、华鬘、涂香、末香,或求坐卧依倚、床席敷具、病药、灯明、音乐、奴婢,或求金、银、末尼、真珠、琉璃、螺贝、璧玉、珊瑚等宝,或求象马车辂、园林池苑、男女妻妾、财谷库藏,或求四大有洲自在之王一切乐具及诸嬉戏娱乐之物,或有来求手足耳鼻、头目肉血、骨髓身分。菩萨摩诃萨见来求者,悉能一切欢喜施与。舍利子,以要言之,一切世间所须之物,菩萨摩诃萨行大施故,但见来求,无不施与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行柁那波罗蜜多故,复有十种清净施法。何等为十?一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有不正求财而行布施;二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逼迫众生而行布施;三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以恐怖而行布施;四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弃舍邀请而行布施;五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观颜面而行布施;六者、菩萨摩诃萨,于诸众生情无异想而行布施;七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贪爱心而行布施;八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起瞋恚而行布施;九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求刹土而行布施;十者、菩萨摩诃萨,于诸众生起福田想,不以轻蔑而行布施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行于十种清净之施,为满柁那波罗蜜多故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复有十种清净行施。何等为十?一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毁业报而行布施;二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以邪意而行布施;三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不信解而行布施;四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有厌倦而行布施;五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有现相而行布施;六者、菩萨摩诃萨,勇励炽然而行布施;七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有变悔而行布施;八者、菩萨摩诃萨,于持戒者不以偏敬而行布施;九者、菩萨摩诃萨,于犯戒所不以轻鄙而行布施;十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希果报而行布施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行于十种清净之施,为欲满足柁那波罗蜜多故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复有十种行清净施。何等为十?一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以毁呰而行布施;二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以背面而行布施;三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不清净而行布施;四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现忿相而行布施;五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现嫉相而行布施;六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现恚相而行布施;七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不殷重而行布施;八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不自手而行布施;九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以许多后便与少而行布施;十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求来生而行布施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行于十种清净之施,为欲满足柁那波罗蜜多故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复有十种行清净施。何等为十?一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不常施;二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系属施;三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差别施;四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他缘施;五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微劣施;六者、菩萨摩诃萨,不希财色及以自在而行布施;七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求生于释、梵、护世诸大天故而行布施;八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有回向声闻、独觉地故而行布施;九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为聪慧所讥诃故而行布施;十者、菩萨摩诃萨,无不回向萨伐若故而行布施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行于十种清净之施,皆为满足柁那波罗蜜多故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复有十种行清净施。何等为十?谓如前说十种法中,出离有为,证得无为。又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如是行施,能得十种称赞利益上妙功德。何等为十?一者、菩萨摩诃萨,由施食故,获得长寿、才辩、安乐妙色、雄力勇健,无不具足;二者、菩萨摩诃萨,由施饮故,获得永离一切烦恼渴爱,无不具足;三者、菩萨摩诃萨,由施诸乘故,获得一切利益安乐众事,无不具足;四者、菩萨摩诃萨,由施衣服故,获得成就惭愧,皮肤清净犹如金色,无不具足;五者、菩萨摩诃萨,由施香鬘故,获得净戒、多闻、诸三摩地,涂香圣行,无不具足;六者、菩萨摩诃萨,由以末香、涂香施故,当得遍体香洁,妙香圣行,无不具足;七者、菩萨摩诃萨,由施上味故,获得甘露上味,大丈夫相,无不具足;八者、菩萨摩诃萨,由以舍宅房宇施故,当得与诸众生,为舍、为宅、为救、为洲、为归、为趣,无不具足;九者、菩萨摩诃萨,由愍病者施医药故,当得无老病死,圆满甘露不死妙药,无不具足;十者、菩萨摩诃萨,由以种种资生众具施故,感得一切圆满众具,菩提分法,无不具足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为得菩提,修行是施,获得如是十种称赞利益上妙功德,皆为满于柁那波罗蜜多故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修行布施,又复获得十种称赞利益上妙功德。何等为十?一者、菩萨摩诃萨,施灯明故,获得如来清净五眼,无不具足;二者、菩萨摩诃萨,施音乐故,获得如来清净天耳,无不具足;三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诸金、银、末尼、真珠、琉璃、螺贝、璧玉、珊瑚,一切珍宝施故,感得圆满三十有二大丈夫相,无不具足;四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种种杂宝及众名华施故,获得圆满八十随显之相,无不具足;五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象马车乘施故,获得广大徒众眷属繁多,无不具足;六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园林台观施故,获得成就静虑、解脱、三摩地、三摩钵底,无不具足;七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财谷库藏施故,获得圆成诸法宝藏,无不具足;八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奴婢仆使施故,获得圆满自在身心闲豫,无不具足;九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男女妻妾施故,获得圆满可爱、可乐、可意,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无不具足;十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四洲自在一切王位施故,获得一切种微妙圆满一切智智,无不具足。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如是行施,名为摄受十种称赞利益上妙功德,皆为满足柁那波罗蜜多故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所修布施,又得十种称赞利益。何等为十?一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上妙五欲施故,获得清净戒、定、慧聚,及以解脱、解脱智见聚,无不具足;二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上妙戏乐器施故,获得清净游戏法乐,无不具足;三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足施故,感得圆满法义之足,趣菩提座,无不具足;四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手施故,感得圆满清净法手,拯济众生,无不具足;五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耳鼻施故,获得诸根圆满成就,无不具足;六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支节施故,获得清净无染威严佛身,无不具足;七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目施故,获得观视一切众生清净法眼,无有障碍,无不具足;八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血肉施故,获得坚固身命,摄持长养一切众生贞实善权,无不具足;九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髓脑施故,获得圆满不可破坏等金刚身,无不具足;十者、菩萨摩诃萨,以头施故,证得圆满超过三界,无上最上一切智智之首,无不具足。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为得菩提行如是施,摄受如是相貌,圆满佛法称赞利益上妙功德,皆为满足柁那波罗蜜多故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如是菩萨摩诃萨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其性聪睿智慧甚深,无量方便行于布施,以世间财求于无上正等菩提众圣王财,以生死财而求甘露不死仙财,以虚伪财而求坚实贤圣之财,由如是故广行布施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,为求无上菩提及涅槃故,以世间财物修行施时,一切世间财物乐具无不尽舍。何以故?皆依无上正等觉故。舍利子,如世农夫依彼犁牛,耕治地已便下种子,如是农夫依彼犁具无量功力,展转获得金、银、末尼一切宝物,及得种种上妙衣服。何以故?一切世间无有财物与谷等故。如是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有时有分依世间财,证觉无上正等菩提亦复如是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譬如乳牛或啖干草,或啖湿草,或饮冷水,或饮暖水,而能出于乳酪、生酥、熟酥及以醍醐。如是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依于无上正等菩提,行世财施随所乐欲,有能获得转轮王报及获帝释、梵王胜报;由成就是三种报故,菩萨十地速得圆满。如来十力、四无所畏,因是施故速得圆满,乃至具足千业所起十八不共佛法,又具千业所起六十种圆满妙音,又具百业所起一一大丈夫相,又具二百业所起无见顶髻相,又过此百倍圆满成就如来大法螺相,又过拘胝百千倍成就如来皓齿齐列、不缺不疏平等之相。如是等相,无量功业之所合成,皆由如来业果报相施行所起,速得圆满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于乞者所起大慈心而行布施。此心续起殑伽沙等方得成满,中无间绝佛三摩地。舍利子,如来应正等觉,住此三摩地已,能于一一毛孔而出百三摩地,犹如殑伽大河流化不绝而得自在。是故当知,如来所有一切神通变化,多由施行而得成就。舍利子,如是如来所有佛法,皆由昔日行菩萨行,世间财施之所摄受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行财施时,为求甘露,为求坚实,为求菩提,为求涅槃。应知如是法门差别,所谓菩萨摩诃萨,依世财施,而与柁那波罗蜜多相应,证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其相无量,吾今当说。往昔过去无数广大、无量不可思议、阿僧企耶劫,于彼时分有佛出世,号旁耆罗私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。舍利子,彼佛住世寿十千岁,与百千苾芻大声闻众同共集会,皆阿罗汉,离诸烦恼,具大势力,乃至一切心得自在,逮胜究竟。舍利子,时彼世中有纺绩者,名织纺线,形貌端正众所乐观。彼作业处去佛不远,每日将晚欲还家时,往诣佛所,常以一缕微线奉施如来,因白佛言:‘愿薄伽梵哀愍我故,受此缕线为摄受处,以此善根于未来世,得成如来应正等觉能摄一切。’时彼世尊便为纳受。如是日施一缕,满千五百为善摄受。由此福故,乃经十五拘胝劫中,不堕恶趣;又经千拘胝反为转轮王;又经千拘胝反为天帝释。以此善根柔和微妙欣爱等业,便得奉觐千拘胝佛,于诸佛所供养恭敬,尊重赞叹,又以诸华、涂香、末香,及以香鬘、缯盖、幢旛,衣服、饮食、坐卧之具,病缘、医药一切众物,奉献如来。从是已后,又经一阿僧企耶劫出现于世,证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号善摄受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。住寿世间经二十拘胝岁。有二十拘胝那庾多大声闻众,一切皆是大阿罗汉。彼佛世尊成立安住五拘胝等菩萨摩诃萨,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演说妙法。利益安乐无量无数诸有情已,现入涅槃。彼薄伽梵灭度之后,正法住世满一千年,广布舍利流遍供养,亦如我今涅槃之后。
  “舍利子,汝今当观,由施微缕发大心故,次第展转成满佛法。舍利子,当知此施,由心广大,不由于缕。何以故?若施广大不由心者,如向施主以微缕施,不应得心清净究竟。如是,舍利子,当观菩萨摩诃萨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依世财施便得一切圆满功德。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柁那波罗蜜多时,其性聪睿智慧甚深,因于少施多有所作,由智力故增上所作,由慧力故广大所作,回向力故无边所作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行施不求妙色财, 亦不愿感天人趣,
   为求无上胜菩提, 施微便感无量福。
   行施不求名称声, 未曾为乐及徒众,
   亦不求诸生死报, 施微而获于大果。
   布施饮食及衣服, 不求诸有及诸趣,
   为求开解甘露门, 施如毛端福无量。
   既无掉动及高慢, 亦离谄诳悭嫉心,
   懈怠诸缘皆悉舍, 唯勤行施利于世。
   财谷王位及身命, 欢喜舍已心无变,
   如斯善舍获广大, 菩提解脱未为难。
   爱乐诸来乞求者, 如父如母如妻子,
   所获财物常行施, 见彼感财无妒心。
   行施之时众繁杂, 土块杖木来加害,
   虽见曾无忿恚心, 爱语如旧情欣悦。
   若施彼怨犹若亲, 于惊怖者施无畏,
   凡所有物皆能舍, 而心未尝生鄙吝。
   恒乐正求无上法, 于世王位绝希求,
   出离世间严饰处, 常勤奉行于法施。
   除彼乐求秽欲者, 谁有能求天世王?
   是故智者不贪乐, 诸欲王位生天乐。
   大名称者所行施, 恒求无上佛菩提,
   舍捐身命及余事, 速疾能感多安乐。
   聪慧菩萨行诸施, 未曾远离上菩提,
   不求妙色世间财, 又不愿乐生天乐。
   虽求涅槃无所依, 远离一切诸希愿,
   若能如是善修习, 则名知道开道者。

  “舍利子,聪慧菩萨摩诃萨,于是布施具足成就,善能修行菩萨妙行,无有疑惑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柁那波罗蜜多。若诸菩萨摩诃萨,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,精进修行是菩萨行,一切众魔、魔民、天子,于此菩萨不能娆乱,又不为彼异道他论所能摧屈。”

  尔时,佛告舍利子:“云何菩萨摩诃萨尸罗波罗蜜多?菩萨摩诃萨,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依此勤修行菩萨行。
  “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故,有三种妙行。何等为三?一者、身妙行,二者、语妙行,三者、意妙行。舍利子,何等名为身妙行、语妙行、意妙行耶?舍利子,所谓菩萨摩诃萨,远离杀生,离不与取,离欲邪行,是名身妙行。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远离妄语,远离离间语,远离粗恶语,远离绮语,是名语妙行。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于诸贪著瞋恚邪见,皆无所有,是名意妙行。菩萨摩诃萨,具足如是三妙行故,是名尸罗波罗蜜多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如是思惟:‘云何身妙行、语妙行、意妙行耶?’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如是思惟:‘若身不造杀生、不与取、欲邪行业者,是名身妙行。’菩萨摩诃萨,如是思惟:‘若语不造妄语、离间、粗恶、绮语业者,是名语妙行。’菩萨摩诃萨,如是思惟:‘若意不造贪著、瞋恚、邪见业者,是名意妙行。’由具如是正思惟故,是名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如是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作如是念:‘若业不由身语意造,此业为可建立不?’菩萨摩诃萨如是如理观察:‘若业不由身语意造,此业不可建立。’若青、若黄、若赤、若白、若红、若颇胝色,此业又非眼所识,非耳所识,非鼻、舌、身、意所识。何以故?舍利子,由于此业非能生、非所生、非己生,不可执受,都无有能了别此业。菩萨摩诃萨如是了知,此尸罗性不可为作;若不可为作,则不可建立;若不可建立,我等于中不应执著。如是菩萨摩诃萨,由观解力故,不见妙行及以尸罗,亦不见有具尸罗者,不见尸罗所回向处。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已,毕竟不起妄有身见。何以故?舍利子,有身见故可有观察,此是持戒、此是犯戒;如是观已,于彼守护及以仪则,若行若境皆悉具足,正知而行;正知行故,名持戒者。菩萨摩诃萨,不取著自、不取著他,而行于行;不毁尸罗、不取尸罗,而行于行。若取著我即取尸罗,若不著我不取尸罗。若知尸罗是不可得,即不毁犯所有律仪;若于律仪无毁犯者,即不名为毁犯尸罗,又亦不名执取尸罗。舍利子,以何因缘,于是尸罗而不执取?谓一切法知他相故。若由他相则无有我,若我是无,何所执取?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若有身语意清净, 行时恒修一切净,
   常住清净诸禁戒, 是名菩萨具尸罗。
   贤圣聪慧诸菩萨, 能善护持十业道,
   不由身语及意作, 如是智者说尸罗。
   若非造作非所生, 非执无形亦无显,
   由无有形有显故, 未曾可得而建立。
   尸罗无为亦无作, 非眼能见非耳闻,
   非鼻非舌亦非身, 又非心意所能识。
   若非六根之所识, 则无有能施设者,
   如是观察尸罗净, 曾未依执住尸罗。
   不恃持戒生憍慢, 不计我想护尸罗,
   善护尸罗无戒想, 具足尸罗行觉行。
   妄有身见已除遣, 见与见者曾无有,
   无有能见无彼处, 不观持戒犯戒者。
   善入无护法理趣, 威仪具足不思议,
   妙善正知能守护, 除斯更无具戒者。
   无我想者无尸罗, 无所依我能依戒,
   我说究竟常无畏, 不执身我与尸罗。
   说无我者不取戒, 说无我者戒无依,
   说无我者不希戒, 说无我者戒无心。
   不毁尸罗不执戒, 亦不计我起尸罗,
   无所依我及戒想, 甚深慧行菩提行。
   如是尸罗无所畏, 此人常不犯尸罗,
   若能不执有诸法, 如是尸罗圣所赞。
   若住我见诸愚夫, 计我具戒能持戒,
   彼受护戒果终已, 于三恶趣常缠缚。
   若有断尽诸我见, 彼无有我及我所,
   是真持戒无见故, 无复怖畏堕诸恶。
   若能如是知戒行, 无有能见犯尸罗,
   尚不观我及三有, 况见持戒及犯戒?

  “复次,舍利子,如是行尸罗波罗蜜多菩萨摩诃萨,行菩萨行清净戒时,具有十种极重深心。何等为十?一者、发起深心信奉诸行,二者、发起深心勤加精进,三者、猛励乐欲诸佛正法,四者、广具崇重一切诸业,五者、深怀信奉一切果报,六者、于诸贤圣深发敬心,七者、于诸尊重邬波柁耶、阿遮利耶清净侍奉,八者、于贤圣所兴起供养,九者、于诸正法励意求请,十者、求菩提时不顾身命。舍利子,如是行尸罗菩萨摩诃萨,有如是等十深心法,菩萨摩诃萨安住深心修诸善法。何等名为诸善法耶?所谓三种妙行,身妙行、语妙行、意妙行。若诸菩萨摩诃萨,安住如是三种妙行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。何以故?以诸菩萨摩诃萨依此法门,能趣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由身而发起, 佛所赞善业,
   为得闻法故, 供养诸贤圣。
   于法及圣人, 猛励起恭敬,
   为利诸众生, 慈心不嫉妒。
   当演智人言, 无谈不爱语,
   所说欣乐相, 发语无粗鄙。
   意业常居善, 曾无乐诸恶,
   恒观察法性, 恭敬住慈心。
   于如来圣教, 敬心而听法,
   于法恭敬已, 速悟大菩提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安住如是十最胜法,勤求菩萨藏法门故,于诸贤圣一切师长,勤加恭敬奉事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应具如是十种发心。何等为十?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观是病身,诸界毒蛇恒相违害,多诸苦恼多诸过患,癫狂痈疖、疽癣恶疠、风热痰饮、众病所聚。又是身者如病、如疮、如被箭刺、如暴水流、如魁脍者,摇动不息速起速灭。又观是身,虚伪羸弱,老朽疾坏,暂时停住难可爱乐,状若冢间。尔时,菩萨复作是念:‘我此病身虽经此苦,曾不值遇如是福田。我今得值,又复善感如此之身。我当依诸福田长养慧命,舍不坚身获于坚身;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彼贤圣邬波柁耶、阿遮利耶诸尊师所,奉事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’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第一发心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诸界暴毒蛇, 展转相依附,
   随一兴增动, 生则致大患。
   所谓眼耳鼻, 舌齿内腹藏,
   如是诸患恼, 皆悉依身生。
   痈疖与癫狂, 疽癣大疾疠,
   诸余种种病, 无不依身生。
   是身犹如病, 如痈如中箭,
   如是毒害身, 速坏暂时住。
   如趣彼冢间, 悉是无常相,
   摇鼓烂坏身, 众病速生灭。
   我当修佛身, 所因贤善业!
   以彼朽烂坏, 衰老无常身,
   转成于佛身, 及难思法身。
   以如是朽坏, 遍常流秽身,
   当证得如是, 无流无秽身。
   若人怖寒热, 遮障坚防护,
   毕为老病死, 诸苦同煎害。
   若人于寒热, 身遍能堪忍,
   庄严丈夫业, 速成无上身。
   我当勤供养, 世所同尊重,
   以不坚实身, 当贸彼坚实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等第一心已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倍复奉事,勤加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念:‘身是不坚,性非牢固,当假覆蔽洗濯按摩,而复终归破坏离散摩灭之法。’舍利子,譬如陶师埏埴瓦器,若大若小终归破坏;如是,舍利子,身为不坚,终归破坏如彼瓦器。又舍利子,譬如树枝所依华叶果实,终归堕落;如是,舍利子,身为不坚,必堕落法,势非久住如熟果等。又舍利子,譬如草端霜露凝滴,日光照灼必不停住;如是,舍利子,身为不坚,如霜露滴亦不久住。又舍利子,譬如大海及以众流,有泡沫聚一切不坚,其性虚弱不可[(堂-土+牙)+支]触;如是,舍利子,是身不坚犹如沫聚,本性虚弱亦复如是。又舍利子,如天大雨,流泡乱浮徐起徐灭;如是,舍利子,身为不坚如水上泡,其性轻薄亦复如是。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深自观身,见是事已复作是念:‘我于长夜感得如是不坚固身,曾未值遇如是福田。我今得值,又复善感如此之身。我当依诸福田长养慧命,以不坚身贸易坚身;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奉事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’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第二发心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如世诸陶师, 埏埴坏成器,
   皆当归破坏, 众生命如是。
   譬如依树枝, 所有叶华果,
   皆归堕落法, 人命亦如是。
   如草端垂露, 日光之所照,
   须臾不暂停, 人命亦如是。
   如河海聚沫, 其性本虚弱,
   如是不坚身, 虚浮亦如是。
   譬如天大雨, 生起水浮泡,
   刹那速消灭, 不坚身亦尔。
   不坚起坚想, 于坚想不坚,
   邪分别所行, 不能证坚实。
   于坚起坚智, 不坚知不坚,
   正分别所行, 能证于坚实。
   为修坚实想, 微施于水器,
   故以不坚身, 贸易彼坚实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第二心已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倍复奉事,勤加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心:‘我于长夜远离善友,诸恶知识之所拘执。其性懈怠不修精进,下劣愚钝,多邪恶见,妄起如是痴不善心,无施无爱亦无福祀,无有善作及以恶作无作,增长诸业果报。’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念:‘我为贪欲之所惑乱,长夜流转,造作种种恶不善业。由此不善恶业力故,感得秽恶自体报果,生鬼国中乏资生具,无有一切最胜福田。又我曾生饿鬼趣中,恒食炭火经无量岁;又于众多百千岁中,不闻水名,况复身触?’又作是念:‘而我今者值遇如是最胜福田,又感善身果报,成就多资生具。我当依诸福田广修善业,不顾身命承事师长邬波柁耶、阿遮利耶;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奉事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’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第三发心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如是善知识, 常亲近敬奉,
   便成如是性, 故应数亲近。
   为恶友拘执, 远离贤善友,
   懈怠鄙精进, 悭嫉多谄曲,
   无施等邪见, 非拨于一切。
   我曾生鬼趣, 受弊恶形质,
   于生死长夜, 可畏大闇中,
   饥渴遍煎恼, 多受于众苦。
   于多百千岁, 曾不闻水名,
   不见净福田, 不得无是难。
   我今感于此, 难得之世间,
   又奉值贤明, 获无难具足。
   复离恶知识, 得逢贤善友,
   誓不顾身命, 当为证菩提。
   以清净善心, 恭侍尊师长,
   亦当供诸佛, 为证菩提故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第三心已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倍复奉敬,勤加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心:‘我于长夜远离善友,恶友拘执,懈怠懒惰,下劣精进,无智愚痴。由如是见,由如是忍,谓有众生受诸苦恼,如是悲泣号哭之时,复以身手妄加捶打种种恼害。以此因缘,便生如是无量恶见,谓无恶业、无恶业报;复由瞋恚覆蔽心故,造作种种恶不善业。以是业报得秽恶身,生畜生中乏资生具,无有一切最胜福田。’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念:‘我于彼趣,或作馲驼及牛驴等,食啖刍草,加诸杖捶诃喝恐怖,情所不乐强令驮负。’复作是念:‘我于往昔虽经此苦,曾不值遇如是福田。我今得值,又复善感如此之身。我当依诸福田不顾身命,以不坚身贸易坚身,供事师长;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奉事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’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第四发心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我于彼长夜, 未知登圣道,
   堕在驼牛驴, 多受诸勤苦。
   我今得人身, 当修贤善业,
   由此证菩提, 是为聪慧相。
   我当起恭敬, 建立诸佛法,
   奉觐说法师, 为得菩提故。
   过去难思劫, 循环生死轮,
   往来非义利, 无福田养命。
   远离善知识, 常亲近恶友,
   随彼教诲转, 数堕诸恶处。
   我曾于傍生, 闭缚驱打骂,
   由斯恶业故, 受不爱苦果。
   遂堕于恶处, 作馲驼牛驴,
   负重犹加杖, 不亲善友故。
   我今得难得, 人身及善友,
   既蒙生善处, 又得值无难,
   如龟久处海, 欣遇浮木孔。
   身语善防护, 精进心强盛,
   无谄事善友, 长养慧命身。
   若有尊重师, 发我慧心者,
   能宣说胜妙, 菩提道大师,
   供养两足尊, 诸涂香末香,
   种种衣华鬘, 我当承敬奉。
   现在十方佛, 胜义常开示,
   无边金色日, 当修行供养。
   遍游诸佛土, 广供调御师,
   为净菩提道, 当升大觉座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等第四心已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倍增奉事,勤加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心:‘我昔长夜远离善友,恶友拘执,懈怠懒惰,下劣精进,无智愚痴。由兴恶见,如是信忍,如是欲乐,妄作是念:若以一切有情一切众生,或取身肉同煮一镬,或取其身同剉为脍,虽作如是不名非福。又兴恶见,不由此故而招于恶,不由此故而生于恶。由妄见故,又于大海此岸所有众生,一切布施悉令充足,虽作如是不名非罪;妄生异计,不因此故而招于福,不因此故而生于福。以妄见故,又于大海彼岸所有众生,一切斩害,亦不因此而招于恶,又不因此而生于恶。’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念:‘我于往昔如是作已,不能了知是罪非罪、是福非福,习近恶见,愚痴所蔽,多造不善诸重恶业。由此业报,感得下弊秽恶地狱之身,于地狱中或啖铁丸,或以锯解,受于种种坚硬苦味,纯苦无间相续不已;乃至经彼多百千岁,尚不闻乐声,何况身触?’尔时,菩萨复作是念:‘我于往昔虽经此苦,曾不值遇如是福田。我今得值,又复善感如是之身。我当依诸福田长养慧命,以不坚身贸易坚身,不顾身命奉事师长;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奉事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’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第五发心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我曾亲恶友, 为恶心欺诳,
   依止众恶见, 徒兴造恶业。
   尽大海此岸, 所住诸众生,
   施饮食充满, 谓不招生福。
   尽大海彼岸, 所住诸众生,
   我悉加杀害, 谓非招恶业。
   如是诸恶见, 数习恒亲近,
   堕极苦地狱, 厌榨于身首。
   昔于三恶趣, 徒尽百千身,
   未曾见诸佛, 世间之导首。
   世善友名称, 其声尚难闻,
   我幸人中利, 当修贤善业。
   得人身甚难, 既得长命难,
   正法闻难会, 诸佛出世难。
   我已得人身, 感兹危脆命,
   逢值佛兴世, 预如来正教。
   我不复当行, 身语心恶业,
   勿令我未来, 受不爱苦果。
   我以清净心, 当修清净业,
   由身语及意, 行世所难行。
   我终不违师, 众人所许教,
   又当兴供养, 为佛菩提故。
   以我不谄诳, 及无幻伪心,
   当开修直路, 为佛菩提道。
   无畏大菩萨, 已发如是心,
   奉施贮水器, 慧方便具足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第五心已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倍增奉事,勤加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心:‘我于长夜远离善友,恶友拘执,懈怠懒惰,下劣精进,无智愚痴。由是恶见,如是信忍,如是欲乐,妄生是念,拨无迎逆、曲躬跪拜、合掌问讯。诸善业报为慢所蔽,多造恶业。由恶业报,在人趣中感鄙秽形,于诸福田,未曾长养清净慧命。’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念:‘我忆往昔,受于孤露贫穷下贱,系属于他奴婢等类。又受耽嗜色欲有情众生,贪著一切诸色欲相。住不平等恶行之数,起于种种诸恶邪见,毁坏尸罗,毁坏正见,安住三种不善根中,安住四种不应行处,为五种盖之所覆荫,于六尊重不怀恭敬,于七种法未能随转,八邪性中邪决定行,九恼害事之所恼害,十恶业道常登游践。地狱因道常面现前,于天因道背而不面;远离一切诸善知识,为诸恶友之所执持;随逐魔怨自在而行,远诸善法现行一切不善之法。又为如是,横加鞭杖,诃喝恐怖,情所不忍,强抑驱役供给于他。’菩萨摩诃萨又作是念:‘我昔未值如是福田,故受诸恶。我今得值,又复善感如来之身。我当依诸福田,以不坚身易于坚身;又当自养慧命,不顾身命奉事师长;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奉事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’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第六发心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亲近恶友增憍慢, 经于无量多劫海,
   人趣受生奴婢身, 于诸有流长夜转。
   我今已得于难得, 第一勇猛善人身,
   又得生于妙国土, 值佛清净无诸难。
   诸有贤善最胜友, 能宣菩萨行道者,
   心宝增长诸菩萨, 多拘胝劫今乃值。
   无常无恒虚薄身, 譬如水泡并聚沫,
   又似幻事及戏变, 如梦所见寱言等。
   命如云电不久住, 于世念念将消灭,
   是命将逝刹那间, 故以不坚易坚命。
   我忆往昔多时中, 堕在慢山深险处,
   曾于过去被欺诳, 经不思议百劫海。
   我今尽舍身贪爱, 又无顾恋寿命心,
   当速舍离憍高慢, 于尊重师深敬奉。
   又世所共同尊长, 所谓父母诸兄等,
   当速舍离憍高慢, 第一崇遵极恭仰。
   近妙菩提诸菩萨, 与我同奉菩提行,
   应生坚固爱敬心, 当乐供养专承事。
   昔具重慢慢增长, 不知调御断慢法,
   当以无上智金刚, 令憍慢山永摧碎。
   菩提妙行圆成已, 安止最胜菩提座,
   摧伏斗诤魔军众, 当度四流群生等。
   十方所有诸患人, 卧自粪中为众厌,
   于彼兴发慈悲意, 为作拔济所归趣。
   安住大施波罗蜜, 于佛威德能防护,
   具足修成于忍行, 发起正勤令现前。
   得具净虑波罗蜜, 此时调伏心令住,
   安住大慧善方便, 当为一切尊福田。
   增长盛福力如是, 不可思议善智慧,
   若得第一自在智, 乃至应时奉水器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第六心已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倍复承事,勤加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心:‘我于长夜远离善友,恶友拘执,懈怠懒惰,下劣精进,无智愚痴。由是恶见,如是信忍,如是欲乐,妄生是念,谓无黑业、无黑业报,无有白业、无白业报,无黑白业、无黑白报,无非黑白业、无非黑白报。又不请问沙门、婆罗门,何者为善?何者不善?何者有罪?何者无罪?何者应修?何者不修?何者应作?何者不应作?又不请问,修何等行,于长夜中能感无义无利,及诸苦恼?又作何行,于长夜中能感有义有利,及诸安乐?’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念:‘我于往昔,由于此慢及以胜慢所障蔽故,而能多造不善恶业。以此业报感得人身,诸根缺减,于胜福田未养慧命。虽处人中等作覆器,童蒙嬉戏,愚戆聋盲,于善恶义无力无能了达宣畅。’又作是念:‘我昔未遇是胜福田,故造诸恶。我今值遇,又复善感具诸根身。我当依诸福田增长慧命,又应不顾身命求诸力,能了达善说、恶说之义。又当请问于说法师,何者为善?何者不善?何者有罪?何者无罪?何者应修?何者不应修?何者应作?何者不应作?作何等行,令彼声闻及独觉法,而现在前?作何等行,令诸佛法及菩萨法,而现在前?’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为欲勤求菩萨藏故,依尸罗波罗蜜多,行菩萨行,以不坚身易于坚身,于说法师承事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第七发心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于昔过去多百劫, 远离益我亲善友,
   未曾请问善不善, 有罪无罪诸业果。
   由增上慢自在力, 堕于地狱鬼趣中,
   习近恶念为同侣, 经多百劫坠恶道。
   或习人趣多千劫, 轮回受身根不具,
   不知何善何不善, 有罪无罪作业果。
   我获人道猛健身, 具足诸根处清净,
   远离诸难得无难, 如龟引颈遇浮孔。
   值世作明灯照者, 闻说离欲诸圣教,
   时我请问世间尊, 善与不善等业果。
   云何具悭堕诸趣? 云何无悭为施主?
   云何贪谄污尸罗? 云何戒财全守护?
   云何忿恚愤乱人? 云何无忿忍辱力?
   云何懈怠散乱心? 云何精勤乐静虑?
   云何恶慧哑愚痴? 云何有慧乐真实?
   云何专意行菩提, 具足寻求贤圣行?
   云何流慈遍世间? 云何拔济诸恶趣?
   云何乐法无厌心, 能求菩提诸行藏?
   云何往诣十方刹, 现住诸佛世尊前?
   云何致敬修功业? 云何请问普贤行?
   我今正应勤请问, 法师尊重等尊重,
   云何于师乐敬养? 云何令师意欢悦?
   佛子已生如是心, 能集广大妙福力,
   及胜自在智慧力, 欢喜奉施至水器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第七心已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倍复奉事,勤加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心:‘我于长夜远离善友,恶友拘执,懈怠懒惰,下劣精进,痴钝无识犹如哑羊。舍离一切正义相应文句、正法相应文句、寂静相应文句、灭止相应文句、正觉相应文句、诸沙门婆罗门般涅槃等相应文句;舍离如是诸文句已,反更受持读诵思寻,究达一切非义相应文句、非法相应文句乃至非涅槃等相应文句。由如是故,妄兴是见,谓无有力、无有精进、无丈夫果、无势、无勇、无行、无威。或俱生念,无有行威。又生是念,无因无缘,可令有情而生染污;不由因缘,有情杂染。又生是念,无因无缘,可令有情而得清净;不由因缘,有情清净。’菩萨摩诃萨又作是念:‘我于长夜,由依如是不平等因,无因见故,多造种种恶不善业。由此业报,我于往昔在人趣身,诸相不具,于诸福田未长慧命。虽处人中等于覆器,童蒙嬉戏,愚蠢聋盲,无力无能受持读诵、思惟究达正义相应文句,乃至涅槃相应文句。’又作是念:‘我昔未遇是胜福田,故生妄见。我今值遇,乃至不顾身命,为求力能,当于正义相应文句、正法相应文句、寂静相应文句,乃至涅槃相应文句。如是等正法文句,皆是大菩萨藏微妙法门之所摄者。我今受持读诵思惟究竟,必当发起最上正勤,尽命承事于说法师。我今依尸罗波罗蜜多行菩萨行,为欲于此菩萨藏法,能受能持,能读能诵,修行供养故。’又作是念:‘我当以不坚身易于坚身,当善造集若福、若智二种资粮。由是二力,常恒亲近菩萨藏法。’菩萨摩诃萨如是思已,于说法师承事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第八发心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若法真实义相应, 随顺修习道支道,
   为于寂灭而作证, 而能流通涅槃路。
   我昔远离如是法, 反更流习于诸恶,
   非法非义非寂静, 乃至涅槃不相应。
   无有精进亦无力, 无丈夫果无威势,
   拨无诸行无勇猛, 一切尽空无所得。
   无有诸佛亦无法, 及无世间之父母,
   无有黑法与白法, 若果若报悉皆无。
   于如是等诸恶见, 无始世来恒习行,
   由斯堕于地狱中, 纯受极苦久难出。
   如是转受傍生趣, 及堕焰魔恶世间,
   或时得生人趣中, 愚騃无智而喑哑。
   童蒙嬉戏与盲聋, 闇钝顽嚚无智识,
   从是复堕于地狱, 受诸重苦增愚暗。
   我从久远无量劫, 未曾得是清净身,
   已遇诸根皆具足, 是时宜速加精进。
   诸法真实义相应, 能为寂静之助伴,
   趣菩提道与菩提, 我宜及时求是法。
   诸大菩萨秘奥藏, 甚深真实义相应,
   经彼百千俱胝劫, 若得闻者为希有。
   如是及余诸佛法, 无量无数不思议,
   我当精勤受已持, 为证诸佛菩提故。
   又当正勤起恭敬, 承事供养说法师,
   所谓诸佛诸菩萨, 当于彼闻无上法。
   诸无所畏大菩萨, 发起如是勇猛心,
   智慧方便善成就, 乃至施及贮水器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起如是第八心已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,于说法师倍增承事,勤加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心:‘一切众生为无义行之所拘执,顾恋身命著无义行,不能励意专修义利。’
  “舍利子,云何名为著无义行?谓于身命有所顾恋,于觉分法情无希望,计我我所以为前导,恒于其身防卫覆障,沐浴调治庄饰宝护,是则名为著无义行。舍利子,复有著无义行?谓于身命有所顾恋,于觉分法情无希望,计我我所以为前导,而于妻妾、男女、兄弟、朋友、眷属、亲戚防卫覆障,乃至一切诸受用具宝玩执著,是则名为著无义行。舍利子,复有著无义行,谓于身命有所顾恋,于觉分法情无希望,计我我所以为前导,而于奴婢僮仆、防卫驱役桎梏守护,是则名为著无义行。
  “舍利子,云何名为专修义利?谓于身命无所顾恋,于觉分法有所希望,妙菩提心以为前导,专修胜善身业、意业及以语业,是则名为专修义利。舍利子,复有专修义利,谓于身命无所顾恋,于觉分法有所希望,妙菩提心以为前导,专修引发柁那波罗蜜多,乃至般若波罗蜜多,是则名为专修义利。舍利子,复有专修义利,谓于身命无所顾恋,于觉分法有所希望,妙菩提心以为前导,而专修行布施、爱语、利益、同事,摄化一切诸众生故,是则名为专修义利。舍利子,复有专修义利,谓于身命无所顾恋,于觉分法有所希望,妙菩提心以为前导,专修念处、正断、神足、根、力、觉分如是道支,是则名为专修义利。舍利子,复有专修义利,谓于身命无所顾恋,于觉分法有所希望,妙菩提心以为前导,而于父母及诸师长,专修供养恭敬礼拜,曲躬合掌,谦下问讯,迎逆给事,并和顺业,是则名为专修义利。舍利子,复有专修义利,谓于身命无所顾恋,于觉分法有所希望,妙菩提心以为前导,于三宝所随顺法教,专修敬事。
  “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念:‘一切众生专著无义,为无义行之所拘执,顾恋身命放逸懈怠。而我今者专修义利,为有义利之所守护。我当勤加精进,以身供事诸说法师,以不坚身易于坚身,当修福智二力资粮;以修福智力资粮故,当近无上微妙菩提。’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依尸罗波罗蜜多,行菩萨行,为求如是菩萨藏故,承事供养诸说法师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舍利子,是为菩萨摩诃萨第九发心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诸愚痴凡夫, 常顾于身命,
   不愿求菩提, 起杂染三业。
   常为利自身, 及妻子眷属,
   宝玩于无义, 是名痴凡夫。
   驱役奴仆等, 多畜养四足,
   宝著于无义, 是名无智者。
   贮积多财谷, 不施不食用,
   宝著于无义, 名守藏愚夫。
   诸愚痴凡夫, 专宝著无义;
   具妙慧菩萨, 精求诸义利。
   不顾于身命, 欣乐助菩提,
   起种种善业, 是名专义利。
   方便善修习, 施戒忍正勤,
   静虑与妙慧, 是名专义利。
   供养于父母, 给侍诸师长,
   深敬奉三宝, 是名专义利。
   于摄一切法, 诸菩萨妙藏,
   诵持及开阐, 是名专义利。
   如是专义利, 诸佛之所赞,
   精进善相应, 是胜无畏子。
   发如是念已, 以清净信心,
   敬养尊重师, 乃至奉水器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起如是第九心已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故,于说法师倍复承事,勤加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
  “复次,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如是心:‘世间众生邪僻自在,反执师教无所克获。不获何等?所谓圣财。云何圣财?谓信、戒、闻、惭、愧、舍、慧,如是等法是谓圣财。彼诸众生不获此故,名极贫穷。’菩萨摩诃萨又作是念:‘我今应修妙善自在,于师教诲随顺敬受。所以者何?菩萨摩诃萨由妙自在,于师教诲随顺敬受,有所证得。何所证得?所谓圣财。何等名为菩萨圣财?谓菩萨藏法门差别。了知菩萨妙善自在,即说法师妙善自在,于菩萨藏法门差别,广为众生宣畅敷演,辩了建立,开阐分别,显示流布。菩萨摩诃萨,安住如是菩萨藏已,获圣法财,永断贫穷,速疾证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’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依尸罗波罗蜜多,行菩萨行,发是心已妙善自在,于师教诲随顺敬受,复作是念:‘我当以不坚身贸易坚身,为欲勤求菩萨藏故,承事供养于说法师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’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第十发心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世间下劣诸众生, 谀谄幻惑多奸伪,
   颠倒僻执不如理, 专恶自在违师教。
   深知是已顺师诲, 便能分别广敷演,
   由斯获得仙圣财, 信戒舍闻惭愧慧,
   如是七财无尽藏, 知非器者勿开显。
   世间多有善众生, 堪为诸佛净法器,
   无谄美言来请问, 妙善自在而闲雅。
   常发勇猛勤精进, 恭敬正法乐常闻,
   为证诸佛妙菩提, 不顾所爱之身命。
   知彼堪任正法器, 复能受持深妙理,
   导师发起大慈悲, 为说无杂真法界。
   诸大菩萨妙法藏, 依彼建立胜菩提,
   又于其中广开示, 诸佛坚固圣财宝。
   一切诸法为空相, 亦无相相无我相,
   无有寿命无变异, 无诸戏论无受藏。
   一切诸法之自性, 不从缘生亦无相,
   曾无初起无终灭, 无相真如之所显。
   若善自在柔和者, 于师教诲无倒执,
   自然最胜为开示, 本境所学解脱门。
   净信尸罗与惭愧, 正闻舍施般罗若,
   为彼分别广敷显, 无尽七财之法藏。
   佛子和柔妙自在, 随顺善友所诲言,
   我当承事语法师, 为证无上菩提故。
   菩萨适发是心已, 于渴乏者生悲爱,
   乃至经营净瓦器, 盛满清水随时施。

  “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发起如是第十心已,为欲勤求大菩萨藏故,于说法师倍增承事,勤加供养,乃至施及贮水之器。”

  尔时,佛告舍利子:“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成就如是善根力故,获得四种广胜处法。何等为四?一者、于诸善法速能趣入,二者、为说法师之所赞美,三者、修行成满无有毁犯,四者、于佛正法坚持不坏。舍利子,是为菩萨摩诃萨获得四种广胜处法。
  “又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由是力故处在人中,复获四种广胜处法。何等为四?一者、为多众生随逐修学,于诸白法究竟安住;二者、于夷坦路营建逆旅极当坚密,速令众生获得欢喜;三者、于长夜中得法利故,欢泰之心无有退减;四者、临终舍命无惑缠心,往生善趣安乐世界。舍利子,是为菩萨摩诃萨处在人中,获得四种广胜处法。
  “又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,由是力故处在天中,复获四种广胜处法。何等为四?一者、以福感故能摄天众;二者、诸天集会瞻仰面门:‘菩萨今者将何所演?我等闻已当有开悟。’三者、为天帝释及余天子之所参觐,请法断疑,而是菩萨不往其所;四者、现大宫殿,为于菩萨之所受用。舍利子,是为菩萨摩诃萨处在天中,获得四种广胜处法。
  “舍利子,如是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若在天上、若生人中,复得无量无边百千万亿诸妙法门,皆为满足尸罗波罗蜜多故。”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处高座, 诸天所礼敬,
   瞻仰彼尊颜, 将宣何等法。
   一切皆恭敬, 具慧除悭吝,
   处欢喜宫殿, 释天来请疑。
   天中命尽已, 来生于人间,
   为转轮圣王, 大力无悭吝。
   若人中命终, 还复生天上,
   曾未更众苦, 奉养法师故。
   恒获如是等, 四种广胜处,
   为无下劣心, 恭敬说法者。
   若以敬爱心, 奉施于水器,
   则天龙及人, 所应亲供养。

  “复次,舍利子,是诸菩萨摩诃萨,行尸罗波罗蜜多时,成就如是诸善根故,复于天中得四种法。何等为四?一者、了知先世所经造业;二者、了知因此善故来生天上,及能了知退失善法;三者、了知从此命终当生某处;四者、为诸天众宣说妙法示教赞喜,既利益已便舍天身。舍利子,是为菩萨摩诃萨生在天中得四种法,皆由尸罗波罗蜜多